泥泥泥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自己赚钱,不想叫妈妈拿钱,想用自己的钱给家人买东西

不知道为啥突然觉得郑业成跟山田凉介有点像……不要打我

唉 好甜 好幸福 我爱k莫

听话

(;´༎ຶД༎ຶ`)好萌好甜

莫莫扎他:

  >>《微微一笑很倾城》KOx莫扎他


  >>短、完




  KO很听话,这一点郝眉非常认同,虽然大家说只听他的话。


  最开始在学校食堂打排骨时,郝眉说全给他,KO真的就全部舀到他盘子里。


  一起吃饭的时候,郝眉说加菜全都要辣,KO端上来的菜里,就确实全都是重辣。虽然丘永侯已经说了,肖奈不吃辣。


  后来一起下班,郝眉说晚上去吃扇贝让他偷艺,他也马上收拾东西跟着走人,周末时还真的给他做了味道更好吃的扇贝。


  这种听话让郝眉相当开心,每天都快快乐乐地跟他腻在一起。


  然后,KO说自己就是手可摘星辰。


  郝眉纠结了一会儿,在“尴尬不好意思”和“吃不到好吃的”两种可能中徘徊,最后还是坚定地选择继续跟他在一起。虽然第二天就被缠了一早上,非要自己去游戏里跟他结婚。


  郝眉气哼哼地跑到肖奈和贝微微那儿去告状,说KO对他性骚扰。


  最后的结果是骗来了一千块奖金。


  他又美滋滋地回到座位上,看见KO在MSN上给他发了条消息:来茶水间。


  郝眉只当他要投喂自己什么点心,就乐颠颠地跑过去,发现KO站在那儿,手里并没有东西,便奇怪地问:“干什么?”


  KO反锁上门,然后目光炙热地看着他,回答:“性骚扰。”


  


  郝眉没想过自己会有被性骚扰的一天,虽然这要求是他自己提出来的。


  想起提要求的原因,他觉得内心无比地冤。


  “我只是去告个状而已。”他抓着KO正往他衣服里钻的手,试图做最后的抵抗,“我还骗到了一千块钱,晚上就请你吃饭。”


  “现在吃。”KO回答,手上的动作不停,还在沿着腹部往上探。


  “扣子要掉了。”随着手越往上,衬衣穿在身上就越绷,扣子已经因为扯太紧变得越来越松,怀疑再用力一点,会直接弹掉。


  这衣服质量真不好,郝眉心生感叹,觉得自己这几年真是穷疯了,连件好一点的衣服都买不起。待会儿拿到一千块钱,还是不要去吃饭了,直接去买衣服吧。


  反正——“不请你吃饭了。”他生气地说,亏他还当这一千块是两人合伙从老三那儿坑来的呢。


  KO浑然不在意,见他没有抵抗的意思,就顺势真干了起来,手解开他的扣子,直接把衬衣脱到手腕上。


  这姿势等于稍微约束了郝眉的手,因为衬衣宽度关系,只能贴在身后。


  上半身呈现在空气中。


  郝眉脸有些红,瞪大的眼睛里有点茫然,小声地问:“真、真要做啊?”


  就算第一次没有准备,也不应该在这种场所吧?茶水间这么小,待会儿动起来,完全施展不开啊。


  KO的目光闪了闪,喉咙滚动一下,说:“只是性骚扰。”


  “哦……”郝眉放下心来,然后好奇心起,觉得有些好玩地问,“你要怎么骚扰?”


  KO的手沿着软软的小肚子往上摸,停在胸口,然后看着他的反应,慢慢地有了动作。


  郝眉的呼吸陡然变重。他无意识地舔唇,视线随着KO的手停留在胸口,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滋味。


  “KO……”他低低地喊。


  “嗯?”KO应着,手上继续动作。


  “我觉得这样好奇怪……”郝眉的声音有一丝丝的不正常。


  KO抬眼看他,示意他说哪里奇怪。


  郝眉撅起嘴,有点不满意地说:“一般不应该先接吻吗?”


  电视剧里面看到的性骚扰,除了摸两下,都是用嘴亲上来,哪有直接先……摸胸的?


  虽然知道就算真的摸了胸,电视剧里应该也不敢放,他还是觉得要亲几下心里才安慰。


  昨晚KO说他就是手可摘星辰后,郝眉在椅子上瘫了很久,最后还是坐起来,在他“火热”的视线中打了个哈哈,说:“是吗?那好久不见啊,老公。”


  游戏里他是这么叫的,因为自己的是女号。虽然他一直以为对面是个御姐,在结成侠侣后要做“老公”只是角色的关系。毕竟要是一个男号叫女号老公,那就太引人注目了。


  手可摘星辰喜欢低调。


  对面的KO听到他的称呼,脸色似乎缓了下来,神色淡定地“嗯”了一声。


  郝眉被他的厚颜无耻惊到,但想想也没什么,一旦接受了这个事实,就觉得自己也不吃亏。所以他想了想,道:“要不干脆,我们就这样吧?”


  KO答应了。


  就这样到底是哪样,两人都没有说开。但郝眉心里觉得,顺其发展吧,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他不喜欢自然会推开。如果没推开,那就是接受了。


  此刻郝眉就没推开,只是心里觉得:哪有没亲就干的?好歹先接一次吻吧。


  KO仍旧听话,低下头就吻住了他。


  嘴唇大概是男人身上最软的地方了,郝眉只觉得触感轻柔,又带些力道的强硬。


  KO只舔吮了数秒,就开始展开攻势,直接撬开了牙关,侵略城池。


  郝眉觉得呼吸都是热的,脸颊已是潮红,连眼睛里都透着水汽。但那双眼睛又稍稍带笑,似乎在昭示着他的开心。


  这样,就是恋爱了吧?


  他终于也不再是单身的人,虽然不是妹子,但KO这么厉害又听话的人,他应该还是赚到了。


  “心情好?”KO舔了舔他的舌头,抵着他的呼吸问。


  郝眉笑着没说话,只是用胸膛摩擦着他的上衣,问:“你还要不要继续?”


  继续性骚扰……


  KO仍旧听话,手继续摸在他身上,语气里也带点笑意:“很舒服?”


  “那倒也没有。”郝眉当然不好意思承认,只能解释道,“就、就很新奇,以前没有过这种感觉。”


  被摸硬的感觉……


  KO也察觉到他身体的反应,看一眼,问:“在这里?”


  “别。”郝眉朝旁边看了看,“这茶水间还要用的。”


  被他们在这里搞事,茶水间得直接拆了再重新装修一遍不可。


  KO听从,放开他的手,给他把衬衣重新穿好,然后道:“去洗手间。”


  郝眉愣了愣,然后说:“好。”


  KO打开门,心里也觉得他真的很听话。




       如果被屏蔽了,就去微博搜@莫莫扎他  以及,周末不更新\(^o^)/~

哆啦A梦

还是k莫!!!小只的…………愚公吧

情话

嘉嘉唄:

郝眉发现,无论自己说什么,ko只有一个反应,那就是“嗯”。
郝眉觉得两个人这样相处太单调太无味了,可偏偏ko就是那种语死早,郝眉的不开心也只能自己憋着。
说是说自己憋着,可郝眉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ko一转过头去就看见郝眉扁着嘴,趴在桌子上。
ko以为他饿了,拿着一包小零食过去,郝眉抬起头瞄了他一眼,零食也不接,继续趴在桌上。
“ko”
“嗯”
“ko”
“嗯”
“ko”
“嗯”
郝眉喊了三次ko都只会嗯,郝眉的心情更差了。不理会ko起身走到茶水间,刚好遇见微微师妹。
“美人师兄你怎么了”微微看着郝眉那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有点担心。
“三嫂啊…”郝眉的语气中带着点委屈。
“是不是ko欺负你了”微微一副正义凛然好像郝眉只要回一句是她就随时做好看热闹的准备…啊呸,帮郝眉出头的准备。
“我觉得ko这个人太无趣了,没有激情”
“美人师兄,难道ko…”微微瞬间在脑补几万字床事

“无论我说什么,ko就只会嗯嗯嗯”
“师兄啊,ko会对着你嗯已经很好了,你见过他对谁说过一句话吗”
“可是…”
"师兄,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微微拍拍郝眉的肩膀就拿着水杯走出了茶水间,剩下他一个人在思考。
郝眉想着想着,脸上的表情从不开心变成了幸福,从茶水间出去之后简直想换了一个人。
郝眉只是想到了以前的一些事
“ko我想吃糖醋排骨”
“嗯”
“ko我想你陪我去游乐园”
“嗯”
“ko我好累你帮我捶捶背”
“嗯”
“ko我爱你”
“嗯”
“ko我们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嗯”
“ko我们结婚吧”
“嗯”
似乎,微微师妹说的对,“嗯”其实也是句情话,郝眉想听一辈子都不厌。

美人娃娃,嘿嘿嘿